<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234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234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又一年的初夏,王君生了一對雙胞胎,得了一男一女兩個娃兒。

          這下,張小碗才知喜得腳不沾地是種何樣的感覺,雖說男孫她也愛,但總覺得女孫格外可愛。

          夜間與汪永昭夜話時說起,她都頗有些不好意思,道,“果然人心都是偏的,我怎地覺得再也沒有比我們小芙愉更討人歡喜的孩子了?”

          汪永昭得了孫兒,也親手抱過,但沒有張小碗那般喜悅,但看著她精神抖擻的樣兒也挺有趣,平日抱孫,女孫也會抱在懷中多看幾眼。

          汪懷慕當了父親后,行事更比以往穩重了,連馬幫也從汪永昭的手里接手了過去。

          張小碗挺擔心他過于辛勤,萬幸,王君確實是個聰慧又靈敏的,沒有多時就已學會了怎么應對汪懷慕,讓他別跑得太急,太過辛勞。

          為此,夫妻感情更好了,懷慕是疼愛妻子之余還敬愛她,張小碗在旁看著真是舒心,這樣的感情,依兩人的品性,只要能繼續下去,以后一直能風雨同共是不成問題的。

          這年,都府的日子喜喜樂樂,直到年底,張小碗從張小寶那里得知南邊有那雪災后,那喜悅的心便又冷了下來。

          這些年來,汪永昭不太與她說外邊的事,張小碗也從不越逾,掌握著分寸,但事關汪懷善的,她總是忍不住有些心焦。

          汪永昭見她好幾天,天天都來前院的書房,心知也是她是什么意思,這天下午在她提了食來與他吃,他在用罷飯食后張了口,對她道,“你何日才開口跟我提善王的事?”

          張小碗聞言拿帕掩嘴笑。

          汪永昭搖搖頭,他早知她總是有法子對付他。

          他伸出手,扶了她背后歪著的軟墊,讓她半躺著,嘴間淡道,“善王早前就在天師嘴里得了信,做了些準備,現下也沒有什么大問題,我還在等信,但師爺說按善王的能耐和提前做的準備,他的六省不會死太多人。”

          “可缺什么?”張小碗坐直了身。

          見她身體繃緊,汪永昭看她一眼,嘴里還是說道,“他提前有所準備,要是缺物,他會來信說。”

          “嗯。”張小碗應了聲,想了好久,才軟下身體,躺了下去,嘴里苦笑道,“老天爺總愛為難人。”

          只有身處在這個朝代了,才知這里的日子到底有多難,光是天災就能弄得幾地民不聊生,人要跟天爭命,要跟日子爭命,別說是好好過一輩子,就是能活一輩子,不早夭早亡,都是不容易的事。

          “自來如此。”相比張小碗的苦澀,汪永昭言語冷淡。

          張小碗看向他,扯他的衣袖,拉過他的手握在了手中,才道,“說來,懷善這點也是極像您的。”

          只是懷善明朗開放些,他專,制冷酷些。

          做的事,卻是一樣的。

          懷善想讓人活下來,活得好一些,汪永昭其實也何嘗不是,去年的招兵,他去的也是偏北那些活不下去的地方招的,也容他們拖兒帶女過來安置。

          他與孩兒們都不與她說這些事,并不代表她真不知曉。

          她一直在旁靜靜看著,她也知對于有些人來說,汪永昭就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他確也不是個好人,但對于受益者之一的她來說,張小碗不想否認他的功。

          說來世事確是冷酷,成大事者,鮮有人不是踩著別人的尸骨上去的,汪永昭這種人信奉的是強者為王,他不會憐憫,但卻擔當。

          說來,相比懷善,他確實冷酷甚多,但他也是人,也需要溫暖和歇息才能好好活下去。

          而這是她能給他的。

          **

          婦人的眼睛溫暖又滿是柔意,看著她的眼睛,汪永昭突然想起,多年前他在馬背上看到的她的那雙眼。

          哪怕到現在,他還清楚記著那雙眼睛有多黑,有多冷淡。

          看著現在的這雙眼,汪永昭突然滿足了起來。

          或許,他沒得到她的所有,但他確也是得到他想要的了。

          她的溫言笑語,她的一心一意,他都得到了。

          哪怕,她私底下對他是那般的小心謹慎,有時想起她心中那些隱隱不知會說給誰聽的話,他想得心口都疼。

          “怎地不答我了?”她又笑著開了口。

          “他是我兒,不像我,那要像誰。”汪永昭看過她的笑臉,這才轉過臉抽出手,漫不經心地打開桌上冊子。

          他聽她輕笑了幾聲,再回首看她,見她嘴角笑容淡下,他想了想,道,“看來年春天罷,要是缺糧缺藥材,到時我再借他一些。”

          見她笑容又深了起來,汪永昭見討得了她歡心,自嘲地搖了下頭,便不再言語,轉投公務。

          **

          來年,汪懷慕與汪懷仁帶兵去了南海,相助其兄。

          半年后,他們回來,汪懷仁對營下眾將說起其長兄,字句鏗鏘,落地有聲,“他就應是我汪懷仁的長兄。”

          跟其母說起長兄,那言語就沒在外邊那般慎重了,他跟母親咬耳朵時語氣得意不已,“你都不知,二哥與我一去,他們都當我們是神仙窩里出來的,是吃仙藥長大的。”

          說完,吃吃笑個不停,摸著肚子大笑道,“你不知當時笑得我,如若不是二哥攔著,我真應掏出藥丸子出來吃幾顆,嚇唬嚇唬他們。”

          張小碗本還想笑,但聽了他后面的話,無語地看向身邊的汪永昭,希望他訓訓完全跟他們不一樣的小兒。

          但一眼看去,看到了汪永昭嘴邊的笑,張小碗就知指望他訓兒是不可能了,她只得自己出手,狠狠掐著小兒的耳朵,怒道,“你要是在外敢這般頑劣行事,你看我不捏掉你的耳朵。”

          “娘,娘,我的親娘……”汪懷仁沒料他剛回來他娘就下此狠手,疼得跺腳大喊道,“你還是不是我的親娘了?痛煞我也!”

          “還敢不敢了?”張小碗不為所動,眉毛豎起。

          “娘你真丑。”誰都不怕的汪懷仁拼命掙扎。

          “還敢不敢!”張小碗加大了手中手勁。

          “不敢了!”汪懷仁疼得嚎叫了一聲,連連跺著腳大叫道,“爹爹救我,二哥二嫂救我!”

          張小碗發了狠,汪永昭垂首看著手中茶杯不語。

          那邊,王君擰著手中的帕,不敢過來說話,汪懷慕好整以暇地靠著椅臂,看著小弟被訓。

          他再囂張,這世上,還是有人治得住他的。

          **

          來年,六省百姓還了官府的糧,官府便把糧還回了一些給邊漠。

          這年八月,公主下嫁汪府,陪嫁萬兩黃金。

          汪懷仁在父母屋中跟他娘跺腳,“皇帝當我是個傻的,我們汪家救百姓有功,那黃金本就應是賞給我們家的,那怎地成了那公主的陪嫁,不成,不成,我定要上京跟他說理去。”

          “你敢!”張小碗知道這事她小兒定是做得出來的,他肯定會親都不成就要上京找皇帝老爺說理去,只得又用了嚴母之威,把小兒留了下來。

          只是如此,汪懷仁更是不怎么歡喜公主。

          他本來心下嘀咕這京城來的公主怕欺壓他二嫂,這妯娌之間的污臟事,他可是自小就在鎮子里聽過不少,他二嫂柔柔軟軟,而他娘親更是個好欺負的,這公主來了也是禍事,但這公主看樣子不娶不行,不過不能放在家中。

          所以汪懷仁大手一揮,便把千重城進城的大宅當了自己的小將軍府,決定把公主迎進那府里。

          小霸王行事霸道,誰人也擋他不得,張小碗跟他發了幾次脾氣,甚至氣得絕了一次食,也沒改變小兒的決定。

          不過汪懷仁還是松了口,跟她說道,“要是把那黃金賞給我們家,不當是陪嫁,我就接她回府來,不是,她就是個公主媳婦,你再跟我鬧也是不成的,你得跟我講些道理。”

          他萬般歪理,但張小碗卻也是駁他不得。

          公主下嫁,確也是皇帝用來挾持汪府的,這萬兩黃金說好聽點是公主的陪嫁,說是給汪家的損失也不為過。

          他們汪家去年所行一趟,跟云滄大東三州借了大半的糧食藥材,才讓六省緩過危情,要不然,那偌大的六省,豈是汪家一府能救得過來的。

          這次危情一過,欠云滄大東三州眾官的人情,可不是皇帝說不用還就還的,雖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這三州的眾官要過日子,這三州的百姓也是要過日子的,皇上說是他們應做的那是皇上說的,沙河汪府發了話,說欠了他們的,那可是確確實實欠的,這是得還的。

          皇帝把這黃金當成了陪嫁,氣得汪懷仁嘴角都是歪的,還好他大哥把糧食還了些過來,讓他二哥還了欠三州的,要不然,他肯定要把皇帝派來的公主堵在他們家鎮子的門口進不來。

          汪懷仁成親后,跟公主的日子過得不冷不淡,不過他也不是個注重兒女情長的,從小就天天往兵營里鉆,張小碗也只當他是這個性子,他現在也大了,什么事自己有主意得很,管他確也是管不住了,只能讓他去。

          這年的這一年,王君又懷孕了,那廂,公主也有孕,在來年王君又生下一雙男胎后,公主生了個女兒。

          又多了個女孫,張小碗是歡喜的,公主卻是在張小碗面前大哭了一場,直道對不起汪家。

          公主這一年多來安安份份,張小碗看她樣子卻也是個良善的,但家中那小兒就是不怎么歡喜她,覺得他們皇家欠他們家的,怎么看公主都不順眼。

          現下公主生了個女兒,她被汪懷仁嚇得,以為汪懷仁要把她打發回京,生了個女兒以后成天以淚洗面,張小碗無奈,只得一大把年紀了,還要提著棍子去軍營抓她那完全不像是她生的小兒回府。

          可是汪懷仁早得了訊,溜得遠遠的。

          張小碗只能回府,找汪永昭大哭了一場,哭得汪永昭只好答應她把小兒抓回來。

          “還得訓一頓。”張小碗哭道。

          “好。”汪永昭無奈,不知這婦人這般年紀了,怎地還這般能哭。

          汪懷仁被親爹抓回,又被親娘哭著訓了一頓后,蔫頭蔫腦回了府,對公主也是好了一些,公主也算是不再成天擔擾自己會被休回京都了。

          而張小碗對這個連公主都敢休的小兒,那真是一想起就腦門疼,恨不得當年根本沒把他生下來,不至于現下晚年都不得安寧。

          **

          汪懷善在六省的根基已穩,張小碗聽京中來看她的婉和公主跟她說,六省百姓的日子確也是比以前好過多了。

          婉和現下也與汪懷善握手言合,張小碗在汪懷善的信中看他說過,婉和與他提過一些關于海上的一些事,還挺準的,不像當年那般糊涂。

          婉和這次來,是來與司馬將軍一道上南海的溫西省上任總兵的。

          “本是在京中等,只是將軍上任的路不過京都,我便過來與他一道。”婉和淡淡地說道。

          張小碗點頭笑道,“夫妻一起走,彼此照應著,這多好。”

          婉和公主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看著張小碗與小女指點頭桌上的幾盒釵子。

          “本是還想備些衣裳的,但您走得急,來不及備了,就選了幾匹布,您別嫌棄,帶上罷。”張小碗懷攬著司馬樂,抬頭與公主說道。

          “好。”婉和沒有推托。

          汪夫人給她的,她還到她那大兒身上去就是。

          婉和走時,上馬車前,當著眾丫環婆子的面,她給張小碗福了一禮。

          張小碗忙連退幾步,回了大禮才抬身。

          婉和看著她笑,“這是我作為侄女給您行的禮,看在我母后的份上,您就受著罷。”

          聞言,張小碗有些眼酸,點頭道,“受著了,您好生走著,以后定要好好的,這日子太長,能對自己好些便好些,過去的事別再想著了,您要是過得好,皇后泉下有知,也是心慰的。”

          “婉和知曉,就此告別了。”婉和帶著女兒,與張小碗淺淺一福,就此上了馬車離去。

          **

          這年入秋,京都來信,說劉三郎死了,望張家姐弟過去奔喪。

          張小碗沒有去。

          劉家長子劉言德便千里迢迢來請她,張小碗也還是沒有去。

          劉言德求了張小弟,也還是沒有求來張小碗的心軟。

          劉家現下不行了,汪家不扶一把,便起不來了。

          但張小碗卻是不想幫這一把,她一直都不去想那過往,這并不代表過往就并不存在,那一路來的艱辛,起源是什么,她哪能真的忘記。

          以德報怨的事,她從未做過,也并不打算做。

          風光了一時的劉家就此沒落。

          很快,孫兒們就長大了,這二十來年間,汪懷善帶隊出海過兩趟,一趟去了五年,一趟去了七年,張小碗等著他回家,等得都不想死了。

          她怕他回來,一聽她沒了,不知會有多傷心。

          為了讓他能安心地見她最后一眼,她就得好好過著。

          說來,二兒娶的媳婦是個極能干的,就是小兒娶的先前不滿的公主,后來卻也是個讓人放心的,雖被小兒嚇得膽小,唯唯諾諾了些,卻也是懂得心疼敬愛夫君的,只有大兒的姻緣是張小碗心中想起來就無奈的疼,有時她也后悔是自己對懷善的過于放任,才以至于害了他的夫妻緣。

          汪懷善五十歲那一年,他回了節鎮,陪父母兄弟住了一年。

          其間,他與其父打過一架,與他抱頭痛哭過一頓,還曾與父親一起歇息過一晚。

          在父母兄弟相送他到鎮門大門口時,他跪下朝父母磕拜,抬頭對汪永昭道,“來生我再給你當兒子,但我一出生,您就得抱我一回,如此,余生您再怎么對我,我都不會恨您。”

          汪永昭點了下頭,抿著嘴,站在那看著大兒離去。

          孫兒們漸漸長大,獨擋一面,昔日的千重山成了千重大城,從白羊鎮到千重山,汪府管轄之地有近萬里。

          這一天,張小碗給汪永昭梳頭發時,汪永昭突然對她說,“叫懷善回來。”

          “叫懷善回來?”張小碗慢慢地扶著他的肩膀,坐到了他的身邊,輕輕地問。

          “嗯。”汪永昭朝她點頭,伸手摸著她的滿頭銀發,叫了她一聲,“小碗。”

          “哎。”張小碗笑著應聲,眼淚從她的眼睛里流了出來,“我知曉了,叫他回來。”

          這年四月,年近古稀的汪懷善帶了大兒汪岳回來。

          這夜,汪永昭輕扯著張小碗的衣袖,伸出手,慢慢地與她五指交纏,在她耳邊說,“小碗,在你心中,我是不是天地間最強悍,最出色的男人?”

          張小碗聞言便在輕眠中睜開了眼,回過頭柔聲道,“是,夫君,你是的。”

          汪永昭便翹起嘴角笑,他緊緊地抓著張小碗的手,努力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妻子,“你別哭,別哭,來生我再來找你,我不會對你們不好了,這生你忍疼我,來生,便換我來忍你疼你。”

          張小碗點頭笑道,“好。”

          汪永昭的手慢慢地沒了力氣,張小碗便用力地抓住了他,把他抱在了懷中。

          他沒了呼吸,張小碗覺得她的心,在這一刻便也完全靜了下來。

          汪永昭去逝后一月后,張小碗在那天叫了三兒過來,她拉著他們的手合上,笑著與他們道,“我這輩子,所做的最好的事,就是生了你們,以后你們要好好照扶彼此,照扶兒孫,就像當年你父親與我照扶你們那般。”

          汪懷善帶著兩個弟弟守了母親一晚。

          母親在寅時斷的氣,汪懷善懷抱著其母年老的身體,對弟弟們平靜地說,“我也老了。”

          汪懷仁汪懷慕跪下,兩老者無聲流淚不止。

          “便也順我一回罷,可行?”汪懷善與他們商量道。

          “大哥,你背娘去,我這就跟你們來。”汪懷仁哭著道。

          “你來不得,你還得過幾年。”汪懷善笑著搖頭。

          他是早就不行了,沒藥撐著,他得死在母親前面,他一生不孝,讓她為他擔心一生,是萬萬不能死在她前面的。

          如今她走了,他也可以安心地走了。

          “把我葬在爹娘身邊罷,爹答應了我的。”汪懷善與他們道。

          汪懷慕抬著茫然的臉,在大哥詢問的眼神里,輕輕地點了下頭。

          **

          五月清晨的這天,大鳳朝善王千歲與其母汪張氏亡,葬于千重山深谷汪家墓地。

          一人享年八十五。

          一人享年六十九。

          其年,大夏大滅黃金之國,挺進大鳳,大鳳登基已有五年的景帝派愛妃兄長為兵馬元帥出馬迎戰。

          來年,汪府主人汪懷慕率三鎮百姓,撤離三鎮進千重城,遺棄白羊,沙河,鐵河三鎮,與此同時,汪岳受父遺令,關閉中原與南海六省的通道,關上城門。

          三十年后,戰亂休止,蒼茫大地,七國鼎立。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