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210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210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一月后。

          馬車行駛到京城正門,善王汪懷善騎馬前來接了其父汪永昭與母親弟弟。

          善王騎馬在前面帶路,進城的一路前行中,路上有行人停了腳步,往馬車看來。

          馬車內,張小碗抱著懷仁靠著墻壁半垂著眼坐著,懷仁在她身上不停地扭動,想往外探看,引得懷幕不停地拉住他,急得不行。

          爹爹說過,這京中不比他們的邊漠,不能胡來。

          汪永昭掀了厚布往外看了一眼,隨即就放下,轉頭看向張小碗。

          張小碗輕掀了眼皮,朝他淺淺一笑。

          “您累了?”她問。

          汪永昭搖頭,伸出手把她的手牽到手中,淡道,“萬事有我。”

          張小碗點了頭,“我知。”

          ***

          棺樞停在汪永昭的府內,一路汪永安的府門,汪永昭帶著張小碗,三個兒子與前來迎他們的人匆匆打了個照面,就去了擺置棺樞的靈堂跪拜。

          五人一身素衣,靈堂內,善王妃木如珠還跪在棺材盡孝,見到他們,又朝得他們一拜。

          張小碗忙上前低腰,輕拍了拍她的肩,小聲地道,“好孩子。”

          紅著眼的善王妃朝她低低地叫了一聲,“娘親。”

          張小碗沒再說話,緊跟著汪永昭朝棺樞拜了下去。

          汪永昭朗聲道,“孩兒不孝,來遲了一步,還望爹娘地下有知,恕兒不孝之罪。”

          說著就往下磕頭,張小碗跪在他們父子四人身后也跟著磕下,等禮做足,一會,汪永昭就帶著他們出了靈堂。

          因棺木三月才入土,天氣又熱,這時的靈堂擱置了甚多冰塊,哪怕之前張小碗按汪永昭的吩咐穿了厚衣在身,一在陰冷至極的靈堂出來后,人一碰到外面的熱空氣,腦袋就是一陣抽痛。

          但她未有表現出來,依舊神色如常,這時,誰知背后有多少眼睛盯著,會有什么話說出去。

          拜過靈堂后,張小碗跟著女眷去了內院,因汪永昭是長子,要守靈堂,必要在汪永安的府里住下。

          說來,汪永昭已對汪永安冷了心,但為著葬禮一事,汪永昭也發作他不得,還得住在他的府里。

          就這當口,父母全亡,把父親從四弟汪永重的府里接來,汪永安把母親從廟里接來,皆因那時京中就他是最大,于情于理都說得過去,但就是因著這份說得過去,本就多心的汪永昭更是對他這大弟冷了心,思及汪永昭說及汪永安時的冷酷,張小碗想,事畢后,汪永安怕也是難逃他這大哥的處置了。

          先前汪永昭還念著他的那幾分,這次看來,是要斷了。

          汪永昭這時已帶了懷善和兩個小兒去了前面的堂屋,張小屋到了安排給他們住的院子,左右看了一下,對汪杜氏輕語道,“勞你費心了。”

          “您這說得是什么話。”汪杜氏連忙道。

          這時跟在身后的汪余氏也過來說道,“大嫂,你看看,看還有什么缺的?”

          她這話引得汪杜氏看了她一眼,張小碗卻搖頭道,“甚好,你二嫂向來是個體貼的。”

          汪余氏一笑,福腰退下半步。

          “你們都去忙著罷,我歇會。”

          “這……”汪杜氏有些猶豫。

          “怎么?”

          “還有人未拜見您呢。”汪杜氏連忙說。

          張小碗看向她,嘴角微翹,“還有誰?”

          看她笑得甚是冷漠,汪杜氏搖了頭,“不見也可。”

          “那就去忙著罷,趕了一月的急路,我也有些累了。”張小碗看著她道。

          “是弟妹的不是。”汪杜氏知長途趕路的苦,知眼下不是說話辦事的時候,便連忙領著妯娌退了下去。

          三夫人四夫人又施了一禮,這才領了身邊的婆子丫環下去。

          一路三人先是一道路,不多時,便分開了走,各行其道。

          四夫人出了二老爺的府回府,一上到馬車,身邊的丫環就輕聲朝她道,“恕奴婢無禮,我看著大夫人,也長得甚是普通,便是連那眼角都有細紋,不及您的一半年輕。”

          另一嬌稍的丫環也笑著道,“不過那皮膚沒有別人說的那般黑,我看著還算白。”

          “白又怎樣?聽說是捂白的,你沒聽跟著三夫人去的丫環說啊,說是大冬天的出個門,臉上都要遮厚厚的帕,生怕被吹糙了似的,生生捂白的,就是一臉死白,沒點血色,有甚好看的。”

          “倒是,看著可憔悴呢。”丫環掩嘴笑。

          見她們越說越沒個正經,汪余氏白了她們一眼,“胡說八道,敢說大夫人的不是,到時怎么死的都不知。”

          那丫環連忙上前笑道,“我這不是為您不服么,您辛辛苦苦為她管家,到頭來,銀子卻成了二夫人的,您一分也沒得,奴婢心疼得很。”

          汪余氏聽了,悵然地一笑,但還是又道,“別說了,她是善王的母親,哪是你們這些下人說得的。”

          “知了。”

          “知了。”

          見她出口這話,兩個丫環便垂首輕福了禮,便止了那嘴。

          ***

          等門關上,張小碗拿著帕堵住嘴輕咳了兩聲。

          這時房內只有萍婆子,七婆跟了小公子去了,八婆去了善王府上煎藥,這時只有萍婆子在照顧她了。

          “喉頭癢得厲害?”萍婆子見她一臉慘白,不忍地道。

          路中夫人受了寒,那藥吃下去,也不像以前那般管用,一路輕咳,前幾日好了一些,可萍婆地著她的臉,又覺得這咳嗽又起來了。

          “無事,吃兩劑藥就好。”張小碗揮揮手道。

          “唉,這是第一夜,您夜間還要去靈堂守靈。”

          “無事,多穿些罷。”

          “這熱熱冷冷的,身體怕是好不了。”萍婆子甚是擔憂。

          “無事,注意點就好。”

          這廂,外面傳來了聲響,聽著護衛的聲音,是七婆抱了懷仁回來了,張小碗忙朝她道,“去開門罷。”

          七婆抱著懷仁走了進來,一進門就朝萍婆子笑道,“萍大姐。”

          說著把汪懷仁給了萍婆子抱著,她走到張小碗的身邊,湊近她的耳邊輕道,“我聽府里的下人講……”

          張小碗豎著耳朵聽完,隨后搖了搖頭,“下人嘴碎罷了,誰人背后不說人,隨他們去罷,跟個下人計較什么。”

          七婆搖搖頭,道,“不能,您剛進府,下人就敢如此,時日長了,就是妖是魔了,縱不得。”

          萍婆并未聽得她在夫人耳邊輕言的那些,但聽到此話,心下也了然,便朝張小碗輕輕地頷了首。

          看著她們都甚是擔心她,張小碗無奈地笑了,“你們啊,也虧你們有心,但別忘了……”

          說到,她拿著帕子又咳了兩聲,朝懷仁伸過手,把剛非要爹爹抱著,還吵鬧個不停,現下又嘀咕著娘親抱抱的小兒抱到手里,仔細地和他說過兩句后,便慢慢地搖著他,哄他入睡。

          懷仁這時揉了揉眼睛,又道,“娘親,他們說的話我都不懂,懷仁不歡喜他們。”

          “不歡喜也不能朝人吐口水,可知?”

          “懷仁知,娘親不打屁屁。”懷仁說罷,把頭依在了她的懷里,眼睛漸漸地閉上。

          等他睡著,張小碗抱著他進了內屋,又差她們把鋪蓋細細查看過,這才把與懷仁抱到了床上,蓋上了被子。

          待蓋好后,她站起身,站在床邊打量了懷仁那張嬌嫩的小臉半會,才轉頭對兩個婆子輕聲地道,“你們別忘了,還有老爺,他有什么不知的?”

          說罷,就坐到了離床有些距離的圓桌前,看著床上的小兒。

          “懷仁還小,他不喜的人,定要捶一手才甘心,懷慕心善,誰人愁苦,他便也要跟著掉淚,他們,才是我放心不下的。”張小碗輕輕地張口,說到最后,她笑了一笑,“跟他們相比,閑言碎語算得了什么,這京城中知我的人,幾人沒說過我?該計較的,自有老爺替我去計較,不該計較的,隨他們去。”

          “唉。”聽到這,七婆嘆了口氣。

          萍婆卻心不在焉地站在中間的小門邊看著外邊的門,不知煎藥的八婆何時才回來。

          ***

          一柱香后,頭上還沾著灰塵的汪懷善就進了張小碗的屋子,把懷中的罐子拿了出來,什么也沒說,等張小碗喝過后,他才松了大大的一口氣,引得婆子都好笑地朝他看去。

          見他娘也好笑地看著他,又伸手給他輕拍了拍頭上的頭發,他才不好意思地道,“騎馬來的,揚了不少灰,沾臟了。”

          “騎得快了些罷?”張小碗淡問。

          “呵。”汪懷善便笑。

          這時七婆擰了帕過來,張小碗交到他手里,讓他自行拭過臉,才與他道,“忙去罷,以后讓八婆自己看著辦,你一個善王,又在守孝,來來去去的不好。”

          “我會跟人說我在自己府中給您煮了點白米粥,給您盡盡心,誰又能說我?”汪懷善不以為然,“你就別老當孩兒是個傻的。”

          “唉,不是個傻的,就是太聰明,才讓我操這么多心。”張小碗說到這,又問他,“如珠呢?可要看好她的身子了。”

          “知了,身上戴了暖玉,膝蓋也護住了,里面穿了甚是保暖的里衣,凍是凍不著,就是委屈她了,一日要跪上那么些時辰。”汪懷善聞言嘆道,“本是煮了參湯給她喝,又給了她些養生丸,但和姥姥說,她身子骨好,血熱,這些東西現下都吃不得,便作罷了。”

          張小碗聞言便放了些心,“那就好,你要好生看著她,莫讓她委屈了。”

          “你放心,她是我的妻子,我舍不得她吃苦。”汪懷善說到這,頓了好一會都未語,再開口時,眼睛卻是紅了,聲音也有輕微的哽咽,“就是你,想萬般的對你好,還是得讓你吃苦。”

          說著,雙手放上了桌,把頭埋了下去,攔住了自己快要哭的臉。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