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186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186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十一月的邊漠陡然冷得厲害,這日一大早醒來,張小碗突覺這溫度怕是降了甚多了,顧不得汪永昭惱著道她莫下床,她還是披了棉被,拖著大大的被子去翻了箱子,把厚襖衣尋了出來。

          “這是做甚?”汪永昭不快。

          “外邊兒冷。”

          “我不怕。”

          “還是多穿些。”張小碗把襖衣放置到一邊,又尋了那黑色的厚袍出來,腰帶也挑了那根暗花配金線的,很是耀眼。

          她裹著棉被給汪永昭從頭到腳都穿戴好了,才吁得了口氣,這才打了個哈欠,往床榻慢慢走去,待到了床邊,摸著床沿上了那床,又依上了那燒了地龍的溫暖床榻。

          “沒規沒矩。”汪永昭冷斥道。

          “您著了熱粥再去,我讓人煨得了參粥,您要多喝兩碗。”張小碗說罷,便把頭依在了枕頭間,又沉沉睡了過去。

          汪永昭站在原地半會,聽得她輕淺的呼吸,這才輕邁了腳,去得了床邊,給她掖了掖被子,又把她頰邊的頭發拔到了耳后,這才輕步出了內屋的門。

          待走到外屋的門邊,跟婆子淡語道,“過得一柱香,去給她掖掖被子,莫冷得了夫人。”

          “是。”萍婆子福身道是。

          汪永昭“嗯”了一聲音,又回過頭朝得內屋看了一眼,這才往堂屋走去。

          ***

          待到了十一月,張小碗才真知這邊漠是苦寒之地,那外頭她現下是一步都不敢出去,那寒風一吹,她腦袋便刺骨地疼。

          料想汪永昭這大病過后的身子骨也不像以往那般好,她也是細心照料著,有了汪永昭,再有得懷慕費心,張小碗這日子也是輕松不起來。

          她有時想自己是心太重了,才這般放不下那般也放不下,但有時她卻萬萬不敢松懈了,家中人的事她是松不得的,要不然人一放松,待出事了再繃緊,到時就為時已晚了。

          這婦人之責,她挑起了這個擔子,便得擔著,不能撂挑子。

          她照看著家中的這一老一少,還有自個兒肚中的,就已是費了相當大的心神,所幸外頭這時平平安安的,就是懷善的信來,說的都是有趣之事,她便放下了心。

          雖然隱約中,她也知這是汪永昭瞞了她的結果,但張小碗讓自己信了,因她也自知,她心神不能再耗,再多耗一些,這在她肚中日益調皮過度的孩子會不依的,她會熬不住生下這過于健壯的孩子。

          漠邊的第一個年,張小碗都沒出一步的門,但大年三十那天,她硬是坐在了燒得暖暖的堂屋中,見了汪永昭手下大大小小官員的家中母親與妻子,與她們聊得幾句,也賞了銀兩與什物。

          一天熬過,當晚她躺在床上跟得汪永昭說,“今年只能做得這些了,待來年,我再做得好些罷。”

          汪永昭“嗯”了一聲,等她睡后,他就著燈火看了她的臉好半晌,沒弄明白,她明明已做得甚好,卻還道自己所做不多。

          不過,待來年再做得好些?那他便等著罷。

          張小碗是二月十八生的懷仁,生孩子那晚,下腹墜疼那時,她還算鎮定,招手叫來了站在一角的萍婆扶她去產房,當時坐著她身邊的汪永昭等她站起后才站得起來,還失手打翻了桌上的油燈,當時,他們的內屋一片黑暗,還是張小碗往外叫了七婆點燈進來。

          懷仁是子時出生的,出生后,他大聲啼哭,響透了屋子,張小碗疼得眼睛都睜不開,但聽得嘹亮的聲音,當即就笑了。

          待她醒后,從萍婆子嘴里得知,自孩兒出生后,除了讓奶娘喂了一次奶,汪永昭便把孩子抱在了手中,一直未離手。

          “把懷仁抱過來,讓我看看。”張小碗吩咐了下去,但沒多時,汪永昭便抱了孩子進了屋子。

          大鳳朝規矩,婦人生產三日之內,男子不得入內,看得他進來,張小碗忙轟人,“進不得進不得。”

          汪永昭卻是未理會她,嘴邊噙著笑朝她進來,在床邊坐下后,抱了孩兒到她面前,“你看看……”

          張小碗一看,看著小兒那小鼻子小嘴唇還有閉上的眼睛,還有些發紅的臉,看了好一會,才抬頭看汪永昭。

          “可有看到,懷仁的眼睛與嘴唇,還有鼻子,與得你一模一樣。”汪永昭說時,聲音是慢的,但眼睛卻亮得厲害。

          張小碗看看眼睛根本未曾睜開,嘴唇與鼻子也沒有長開的小兒的臉,只得笑著點了點頭。

          見她什么也不說,汪永昭看了她一眼,張小碗見狀朝得他微微一笑。

          汪永昭見她的笑臉里全是他的影子,當即便什么也未意再說了,只是把小兒放在了她的身邊,隨即他壓下了身,垂在了她的身前,與她輕聲地說道,“他叫懷仁,字子摯。”

          張小碗看著他近在眼前的臉,輕輕地點了下頭,“我知了。”

          是真摯,摯誠,還是摯愛,與孟先生曾談過書中字意的張小碗知道,這摯在大鳳朝也好,還是在夏朝,就算是在大鳳朝南邊的軒轅朝,這字都是極其重要的字,一般人家根本不敢用上這個字。

          聽聞很久以前的時候,有位一統三國的先皇的字便有這“摯”字在其中。

          汪永昭用了這字當懷仁的字,這已是極大的膽大妄為了,哪怕是日后,汪永昭未必會告訴他這個兒子他的字,而她更是不可能把這字告訴給他。

          現在汪永昭說來給她聽,無非是告訴她,她給他生的兒子有多珍貴,他是有多歡喜。

          這便就夠了。

          生死之后,能得來他這些情誼,也不枉她再拼了一場。

          張小碗坐月子期間,陸續得知了一些外面的事,有些事聞管家與他說的,有些是盲大夫嘮叨給她的,還有些是江小山抱怨著給她的。

          聽來聽去,她也算是知曉,在她生產的這段時日,外頭出了很多的大事,如婉和公主到了云州長云縣,當即就傳出了有喜的消息,而江南有名的蔡家布坊在沙河鎮開了布坊,而善王則在夏朝國內宰殺了一批叛賊,皇上封賞的圣旨正往得這云滄兩州而來。

          月子過后,三月下旬的漠邊不再像正月前后那么嚴寒,張小碗這日下了地,沐浴一翻,上了點淡妝,亭亭立在汪永昭面前時,汪永昭當即就傻了眼。

          他不知這幾月過去,昔日那冷硬粗魯的婦人竟成了如此清艷的模樣。

          “怎地?”穿了淺綠淡粉小襖裙的張小碗朝得他愣愣地看她,不由笑著道,“還是入不得您的眼?”

          汪永昭一聽就惱了,皺起了眉。

          張小碗卻往他跟前走了過去,給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藍色厚袍,看著他的眼道,“我知司馬將軍給您下了貼,請您共議軍中之事,也讓我順道跟隨您去探望公主一翻,年前年后因我生產之事您已推托了兩翻,這次便讓我跟得了您去罷。”

          “懷仁尚小,不用你去。”汪永昭捏著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臉,大手掀起了她的裙,抓住了她的褲子一扯,便把她的綢褲撕了下來。

          張小碗輕吟了一聲,當他的手指頭鉆進去后,她小聲地叫了兩聲,過后,她便被他壓到了床上。

          當晚張小碗無暇再想其它,第二日,汪永昭起身后,一派神清氣爽,還把隨身帶的那一袋金裸子全賞給了江小山,樂得江小山那一天為他跑前跑后心里半句怨言也沒有,哪怕因手腳過慢被汪永昭冷瞪了一眼,他也真心覺得他家大人甚是英明。

          張小碗當天便在床上躺得了大半天,夕間在外屋用得了食,這才去了堂屋,迎著下學的汪懷慕過來。

          酉時末,汪懷慕就急跑到了后院,見得了張小碗后,恭敬地與她施了一禮,這才讓萍婆子抱了他到椅子上坐著,讓懷仁的奶娘把懷中的懷仁抱給了他。

          他小心地抱入了手中,小聲地哄著他道,“懷仁乖,讓二哥抱抱,待你稍大些,二哥便教你認字習字。”

          他悄聲與得懷仁說得一會,懷仁在他說完后,睜開了黑亮清澈的眼,朝得他無聲地吱呀了好幾聲誰也聽不懂的話,他這小嘴微微一張一合,看在汪懷慕眼里卻樂得驚喜地迭聲地叫著懷仁的名字,道他好乖好聰慧,這才戀戀不舍地把懷仁還給了奶娘。

          奶娘這才小心地把孩子抱過,抱到了張小碗的懷里。

          未得多時,汪永昭便從前院大步回了后院,從張小碗手中抱過了懷仁,直到膳間,懷仁都一直在他懷中。

          當晚,萍婆子與奶娘去得了隔屋照顧懷仁,張小碗又被汪永昭壓了半夜,待她全身濕透后,被褥也濕了,她輕撫了汪永昭滿是汗水的臉,悄聲道,“就這般急了您?”

          這時歇在她體內的汪永昭,頭還低在她的眼前重重喘氣的汪永昭聽得輕哼了一聲,又低下了頭,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