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180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180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靖皇派了士卒來與汪永昭移山,這七月下旬,負責主事的大將,威遠將軍便到了沙河鎮。

          這將軍說是輕服來的,汪永昭便也不用著官服迎他,這人要來的這一大早,張小碗心情甚好地給汪永昭著了青藍色的便服,給他束了發,用了繡著金絲的發帶綁發。

          汪永昭這一身,簡潔中透著與之身份相符的氣派,汪懷善過來請安,瞧得汪永昭這模樣,不斷地拿眼斜他娘。

          張小碗瞧得發笑,又去箱子里尋了那條給他的,便給他重束了發。

          他們用的都是同樣的帶子,只是,一個繡的是金絲,一個繡的是銀絲。

          汪懷善今天也穿了同樣顏色的衣裳過來,先前來時見到汪永昭身上的,他本是要打算回頭就換,但見得汪永昭的模樣后,他決定就不換了,就這么穿了。

          人人都說他們長得一樣,那就是一樣罷。

          這也可以讓靖皇知道,他終是承認,他是汪家子……

          幾年過去,靖皇答應他的沒做到,他說給靖皇聽的那些,十中有三也未成行,想來,世事不由人大概就是如此。

          父子倆走后,汪懷慕也跟得先生學習后,張小碗在堂屋坐著,看著婆子們給她肚子里的孩子縫小衣,偶爾跟得她們說幾句話。

          等到巳時,府里像是熱鬧了起來,張小碗見得自己院外的護衛換了一拔人,換的全是汪永昭的貼身侍衛。

          她正在想出了什么事之際,聞管家就來了,施過禮后便道,“有那夏朝的叛賊跟得了威遠將軍過來,欲要刺殺他,老爺怕您這里有什么不妥,便讓他身邊的幾個人過來守得幾天。”

          “知曉了。”張小碗臉色平靜地點了下頭。

          午時,張小碗膳后正在午歇,聽得外屋有了動靜,便睜開了眼,正好看到了汪永昭走了進來。

          “您用過午膳了?”張小碗起身欲要下床。

          “躺著。”

          張小碗還是下地穿了鞋,走得過去給他脫了外裳,放好衣裳后,倒了杯白水與他,瞧得他喝下才道,“懷善呢?也回來了?”

          “沒有,他這幾日在驛館與得司馬年住。”

          司馬年就是那威遠將軍,張小碗聽得站著“啊”了一聲。

          “我留了幾個人在那,他身邊還有著龔行風。”

          張小碗拍拍胸,便要去洗帕給他拭汗。

          “去躺著,我擦擦就過來。”

          張小碗見他臉色稍冷,便不再過去,坐回了床邊,等到汪永昭走了過來,她才爬上了床。

          “您別什么事都不跟我說,我心里沒底,”想了想,張小碗決定還是坦陳心中所想,“我知您想讓我安心養胎,不許我多管事,可家中的事,您的事,懷善的事,不是我不想管便能不管的,您不說,我自己還是會多想,怎么管都管不住,心里也容易藏事,反倒對肚子里的孩兒不好。”

          “你這甚多的歪理都哪來的?”汪永昭伸出那手,給她蓋了薄被。

          “老爺……”張小碗有些無奈。

          “婉和公主要出嫁了。”

          “啊?”汪永昭這話沒頭沒尾,張小碗聽得不甚明白。

          “嫁的便是這威遠將軍。”

          “是么?”張小碗不禁微攏起了眉心。

          汪永昭伸出二指,把她的眉心拔開,淡淡地道,“只要出得了這三個鎮,他死在何處都關不得我們汪家的事,靖皇休想把他那人盡可夫的女兒塞給我們家。”

          張小碗聽得半會都無語,緩了一下,才道,“這相爺的公子公主不嫁了?”

          “相爺公子在上月娶了太尉的女兒。”

          “啊?”張小碗瞪了眼。

          看得她把眼睛都瞪圓了,汪永昭翹起了嘴角,“這三公,合起來跟皇帝打聯手仗了。”

          丞相跟得御史是一家,現下,丞相家娶了太尉家的女兒,等于御史跟太尉是握手言和了。

          “我幫了他讓御史和太尉對著干,卻被他因著猜忌打發到了這邊遠之地,到這時他還想給我找麻煩?”汪永昭說到這,冷冷地哼了一聲,“就算這司馬年是死在了我的地方,到時我把他扔出去,看誰……”

          “您就別說了。”張小碗清咳了兩聲,任誰有汪永昭這么個不忠君不算,還不聽令的臣子,都會有芒刺在背之感。

          “您的意思是如果這威遠將軍死在我們這,靖皇便會想法子找理由把公主塞給我們家?”張小碗說完,眉頭還是不禁攏了起來。

          汪永昭又伸了二指拔開,“我說了你無須擔心,我自會解決,你那兒子,也不是個傻的。”

          “是么?”張小碗苦笑。

          “我都說了。”汪永昭安撫地輕拍了拍她的臉。

          “這位將軍還是不死的好,”張小碗輕嘆了口氣,想了想說,“所以懷善現下便在那驛館護住他?可這樣,要是出了點什么事,不是更有牽扯,更能讓那有心之人做出章?”

          “你早給他訂親,他便什么牽扯也不會有。”汪永昭淡淡地道。

          張小碗聽得喉嚨一窒,垂眼拿帕擋住了嘴,當作沒聽到這話。

          汪永昭也不予她計較,接道,“三日后人就走,就算他自個兒想死,我也會讓人讓他出了我的地方才死。”

          “也許皇上不是這個意思?”張小碗忍不住又嘆了口氣,猜測道。

          不會是他們想岔了罷?懷善不喜公主,她不信靖皇不清楚。

          “不是這個意思?那么多將軍,這邊疆六十七哨,隨便挑一個就可以挑出一個與我有舊交情的將軍來辦這事,何須挑個毛頭小子過來?還是個殺了大夏的大王子,被大夏叛軍追殺的將軍?”汪永昭撫著她的發冷冷淡淡地說,“你別因著甚喜靖鳳皇后,便把皇上也想著是個好的,皇后死后,他的心狠得比誰都硬,沒誰是他下不了殺手,就是善王無一處對不起他,可瞧瞧現在,為了重新把我們汪家牽扯進去,他竟算計起了他為他奪天下的異姓王。”

          以前欲辦相爺,便由得了他那公主與相爺兒子勾搭,可相爺也是三朝的元老,這么多年的官也不是白當的,醒悟過來就全力相博,他那公主也麻弊不了相爺了,現下找了個背后無勢力的年輕將軍指婚,還想著不遺余力地再順勢暗算他一把。

          這一箭倒是一箭雙雕,這將軍死在了他這里,就可尋得理由把那公主塞給他們家;沒死,他那女兒便也還是有個接手的人。

          這京中誰家大臣都不想要的公主,靖皇竟想塞給善王,汪永昭也當皇帝這腦袋一時之間被撞傻了,哪怕他沒有直說,只是拐著彎來試探一翻,也是傻了。

          汪懷善那心高氣傲的性子,哪容得了他塞那么一個誰都不要的女人給他,這便不是生生斷了他們君臣之間那點所剩不多的情份么?

          “我知了。”張小碗也不多解釋她其實對皇帝沒什么好感,對她來說,皇帝畢竟是皇帝,汪永昭是臣子,不管汪永昭背地里做了什么,但表面上,他最好別做一件讓皇帝拿住把柄的事,要不,整個汪家就會被一鍋端。

          誠如汪永昭所說的,皇帝連與他一起打江山的異姓王都下得去手,她怎能不替她的兒子忌諱他?

          伴君之側,就是與虎謀皮。

          所以汪家不能倒,只要汪家不倒,她的大兒子便會無事,皇帝再如何,也不可能越過汪家就對他的功臣下手。

          ***

          過得三日,那威遠將軍好好地走了,善王替他殺了三個刺客。

          汪懷善回來了都府,與張小碗和汪懷善笑鬧時與平常無二,但當晚,聞管家來報,輕輕地說,“大公子從酒窖里拿了五壇老酒出去。”

          張小碗聽得呆坐了一會,在汪永昭皺眉開口叫人去把善王找來后,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對他搖搖頭說,“由得了他去。”

          他心里苦悶,喝就喝罷。

          但當晚,酒醉了的汪懷善拍開了他們的門,萍婆子放得他進來后,醉醮醮的汪懷善嗅著鼻子,半閉著眼睛就走到了那內屋,依稀瞧得床上坐起的人后,他猛地撲了過去,把頭偎到了他懷里,大哭道,“娘,娘,我不想相信,我跟得他說過,我定要娶一個像娘,像他的靖風皇后那般的妻子,可他現下是干什么,他想把一個別人背后罵爛貨的公主塞給我,娘,我不想相信,我不愿意長大了,我也不愿意相信他所說的話了,都是假的,全是假的,全變了……”

          他哭得甚是傷心,但坐在里側的張小碗看得他撲到汪永昭的懷里,一口一聲娘地叫著,還把眼淚鼻涕擦到了臉色僵硬的汪永昭的胸前,這時本該替兒子傷心的她,只得無奈地轉過頭,不忍看兒子的哭訴了。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