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101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101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汪永昭看著她,眼睛里的暴怒起得快,這時消失得也快,他看著張小碗,對著空中說了一聲,“添飯。”

          有丫環快步上前,添好飯端了上來。

          “你們下去。”汪永昭吩咐了一句,面容平靜。

          又是在摸她的態度?

          張小碗想起管家所說的以柔克剛,無奈地在心里笑了笑。

          她倒是想柔,恭順她也會,她也都裝了這么多年恭順了,只要日子好過,裝到底也無妨。

          可實際上是,有些時候她要是不堅硬,便也只有軟弱可欺這一途了。

          她要是不堅定,沒人替她撐腰,沒人替她護住他們母子的安全,他們早就沒了,何等得來有人能跟她說以柔克剛的一天。

          張小碗自嘲地挑起嘴角,把第二碗飯吃下了肚。

          汪永昭也不緊不慢地吃完飯,擱下筷子,便開了口,“食不言,你犯了這條。”

          “公子問話,婦人不敢不從。”張小碗看著他的眼,平靜地說。

          汪永昭眼露笑意,“你是否從不知什么叫溫順?”

          張小碗默然,低垂下了眼。

          “你叫懷善明日回來,這次的府試,他可參加。”

          “大公子,望您恕罪,有一話,婦人想請問您一下……”

          “說。”

          “為何忽然想起懷善?”

          “呵,他也是我小兒,有何忽然?”汪永昭輕笑了起來,面目如畫,他嘴邊且帶著笑意,看著張小碗說,“你要知實情,也無妨,你不是指望他飛黃騰達?現下,你們的時機來了,靖世子見他天資聰穎,想見上他一見,來日,收他為門徒也自不可知。”

          “靖世子?”張小碗心里不斷地冒涼,臉色也漸漸發白起來,“忠王爺的那位世子?”

          “嗯。”汪永昭端過手邊還熱著的茶,輕抿了一口。

          “大公子,有話,你一次說完吧。”張小碗慘然地笑了笑。

          “張氏,你知你嫁的是誰家吧?”

          “知。”

          “你知,”汪永昭臉冷了下來,“那就別想一邊受著汪家的庇蔭,一邊卻妄想逃脫干系。”

          “是婦人先前那翻膽大包天的話冒犯了公子?”張小碗把手伸到袖子里,緊緊地用指尖掐住了手心,才沒讓自己抖起來。

          汪永昭未語,嘴角卻勾起了笑,“自以為聰明的蠢婦。”

          他輕描淡寫說完,便續道,“讓他七日內趕回,我要攜他入世子府,你最好讓他在這幾天內趕回來,要不,別以為你們張家人一家人住得遠遠的,我就奈你們不何。”

          “大公子知……我們住在哪?”張小碗吞了吞口水,此時,她的眼睛抬不起來看人,心中一片驚駭。

          “我不知,”汪永昭合起手,捏了捏關節,捏得骨節咔咔作響后一會,才慢悠悠地接著說,“但你舅舅知曉,他現是我手下的都司,想必到時讓他們來接你們張家一家,再是恰當不過了。”

          張小碗閉了閉眼,忍了又忍,她還是流出了淚。

          她扶了凳,朝汪永昭跪了下去,“救您饒恕妾身前面對您的妄言吧。”

          早在好久前,她的那箭就應射出去,而不是等來今日汪永昭的這翻秋后算帳。

          來到這個世道這么多年,她還是天真得可笑,以為憑著一已之力就可以力挽狂瀾,以為憑著名聲,就可多少震攝汪家一點,也以為她努力了,她就能多多少少對抗得了這個世道一點……

          卻完全忘了,強權之下,她又算得了什么?

          “你知之好,起來吧。”汪永昭看了眼張小碗,“以后,要說什么話,凡說之前你最好想想,你是誰,我是誰,想明白了,那些話再出口。”

          說罷他看著桌上的杯子沉思了一會,便又淡然道,“且帶他回來吧,忠王世子是非見他不可,這次不是我要推他入府,是你替你的兒子找了個好先生的結果。”

          “還請大公子明示。”張小碗扶著凳子站起,眼淚還是未停,臉上一片凄然。

          “孟先生是先帝帝師的弟子,一直隱身民間,世子爺本想尋了他,看他是否有那個本事教養得了他的小公子,哪想,小公子的先生不是非他不可,卻讓他把你們母子摸了出來,”汪永昭說到這,嘲諷地笑了兩聲,“你這也是終日打雁終被雁啄瞎了眼,教養出個不凡的小兒疏遠祖父,父親,卻不料,日后他能不能活著,有沒有那個命施展本事,還得看我這父親。”

          說到這,他想該說的都對這婦人說完了,便朝張小碗揮了揮手,“飯也吃完了,你回你的村子當你的農婦,那小兒,讓他幾日后來見我即可。”

          她興許能在內宅嚇住幾個沒見過世面的下人奴才,但她最好明白,在汪家里,順從他才是她的為妻之道。

          他才是那個說什么便是什么的人。

          而她,不過是個粗俗妄為的蠢婦罷了。

          *******

          張小碗帶著她的包袱從轎中下來,還在不斷地用帕子抹著淚,江小山見她還在哭,心下憐憫,但也不敢多言,對她一彎腰,便道,“大少夫人,請您好好歇息,有事派人傳話來府里即可。”

          說完,吆喝著轎夫抬著轎子而去,等他走了一段路,回過頭時,看到大少夫人還凄婉在看著他們這邊,江小山不知怎地,眼眶突地一酸,他抬頭抹了抹淚,自言自語道,“這真正是心狠了,花幾百兩的銀子給雯姨娘抬了梅花樹回來栽,卻把正頭的誥命夫人打發到鄉下來……”

          說著,想起災年那些日頭里,張小碗給他吃的那幾個從她嘴邊省下來的粗饅頭,他便越發傷心,眼淚越擦越多。

          這廂江小山哭著走了,轎子也不見了蹤影,張小碗一屁股坐到了房門前,拿著帕子拭臉的手也松了下來,垂在了冰涼的地上。

          她坐在房門前想了一會,才撐著地站了起來,在墻邊暗溝里掏出了鎖,打開了大門。

          進去后,她又洗了個冷水臉,又去灶房里弄了點吃的,等到黑夜,才急步去了書房,拿出藏好的筆墨紙硯,寫好了兩封信。

          第二日一早,她去了胡家村,把信交給了胡九刀,讓他送信。

          胡九刀聽說是要七日之內要把人帶回,接到信后就起程而去了。

          當天,胡家村的另一人,拿了另一封信,去了鎮上的另一戶人家,托人把另一封信,慢了胡九刀半日送了出去。

          *******

          小老虎在第六天夕間趕到了葉片子村,離門好幾十丈遠時,張小碗在屋內就聽得他一聲高過一聲的喚娘聲。

          待她跑到門邊,她那坐在馬上灰塵撲撲的兒子對著她就是揚起一個笑,叫了她一聲:“娘。”

          叫完,身子往前一栽,倒在了此時正站在馬下的張小碗懷里。

          張小碗那刻間,心顫抖了一陣,她緩了好一會,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兒子好一會,才覺得全身又有了點力氣,這時她對上后面壯馬邊,也滿面滄桑的胡九刀的臉,愣是從漠然的臉上擠出了笑,對他說,“勞煩刀爺您了。”

          胡九刀搖搖頭,擦了把臉,對著張小碗就是一笑,“沒啥事,他兩日未睡了,夫人,您且讓他睡上一宿,明日即好。”

          “知曉了。”張小碗的臉木了幾天,這幾天都不知道怎么笑了,現下聽著了胡九刀的話,那臉上的笑容才有了點真切的笑意。

          “我先回家,明日早間我和我娘子再來。”胡九刀朝她一抱拳,不再多言,翻身上馬回去了。

          這一夜,汪懷善睡得很安穩,張小碗見他一個翻身也無,第二日,待到太陽高高升起,張小碗狠著心,用著冰涼的帕子附在了他的臉上。

          這時汪懷善被冷帕激得睜眼,手同時往他平時放弓箭的地方伸……

          “箭收在桌上,等會拿。”張小碗拿了冷帕子,放到了放置在一旁的熱水盆里擠了擠,拿出了熱水帕給他繼續擦臉。

          “娘……”汪懷善一見是她,傻了一會,待他娘給他擦完臉,他才傻笑著說,“我跟刀叔打賭三日就到,他偏不信,嘿嘿,誰叫他小瞧了我,看我不把他的下酒菜拿回來吃。”

          “賭的下酒菜?”張小碗也慢慢地笑了起來,目光溫暖柔和。

          “可不是……”汪懷善大咧咧地一坐起,伸出手讓他娘給他穿衣裳,嘴上則回他娘道,“足有三只薰好的兔子肉,娘,你可記得提醒我跟刀叔要。”

          “記得了。”張小碗笑著說道,給他系好里衣的帶子,拿了外褲給他穿上,在他要下地的間隙,蹲下身給他穿好了在這幾日里她親手為他做的新靴子。

          汪懷善站起了身,張小碗給他穿好了嶄新的新裳,看著在藍色衣袍下的孩兒那氣宇軒昂的神氣樣子,她不禁笑了,笑中且還帶著淚,“從今天起,你就要自己打自己的仗了。”

          “呵呵,”汪懷善笑了兩聲,一腳抬起踏到旁邊椅子上,這時他站得比張小碗高了,他一把抱住他娘的頭按在他的胸口,輕輕地拍了下她的后背,嘴上滿不在乎地說,“這又算得了什么?你別怕,我也不怕,我就不信了,在這世間,我闖不出一條我們的活路來,娘,實則現在我高興得很,我出去打仗了,過不了些許日子,我就可以掙銀子讓你花了,你且等著,別人的娘有的,我都會給你。”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