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92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92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說著,小老虎心里慶幸不已,還好這家人搬出去了,要不然,那什么成天窩在屋子里,見不得光的姨娘又得花他與他娘的銀子了。

          他想得入神,想后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大口氣,都沒察覺到汪永昭那向他射來的冷眼。

          張小碗聽得他那話,剎那有些哭笑不得,但笑容飛快在她嘴邊閃過,看過小老虎一眼后,這時她看向了汪永昭。

          她想看他什么反應時,正好對上了他冷冷向她看來的眼。

          “這就是你教養的兒子?”汪永昭揮手讓仆人退下后,對張小碗冷冷地道。

          “他還小。”張小碗淡淡地說,把小老虎拉到了面前,蹲下身給他整理了一下衣裳,柔和地對他說,“出去玩吧。”

          在她不容他反駁的眼神下,小老虎不甘不愿地出去了。

          中途還回過頭一次,張小碗不得不得朝他做了個“快走”的手勢。

          她笑著看他離開后,便轉頭對汪永昭說,“夕間就要迎新娘子進門了,您要去堂屋坐嗎?”

          于禮,汪永昭是姐夫,這宅子,名義上也是汪家的,再加上他是官員的身份,去堂屋坐她父母的下首也是可坐得的,他人看樣子現在也不走,張小碗只得禮節性地問了他一聲。

          他要是自持身份,不坐,那便更好。

          汪永昭又看了她一眼,簡單地說了一字,“坐。”

          張小碗后面還有得是事忙著,也不再跟他耽誤時間,朝他彎膝一福道,“那行,到時就來請大公子入席。”

          說后,她轉身往外走,走了幾步,覺得不對勁,側頭一看,看到了汪永昭走在了她身邊。

          她還以為他是出門吩咐在門外的仆人,哪想,汪永昭一直跟在她身邊,在錯過那仆人時,他淡淡地吩咐了句,“姨娘要是病了,也請大夫即可。”

          張小碗讓他跟了幾步,眼看就要踏過到后門的那扇拱門,她只得開口問道,“大公子,可是書房坐得不舒服?”

          “休得管我。”汪永昭不快地看著這個上午把他強請到書房,眼下眼看著還準備再請一次的婦人。

          見他口氣里還帶著怒氣,張小碗抬眼看他一眼,見他臉上也有薄怒,也就閉了嘴,隨得了這大爺去了。

          后院廚房等著張小碗的那些細碎的事確實多著,像到時客人入席,菜要什么時辰打出來,端出去,還有哪缺點什么了,就是缺塊姜缺跟蔥這些事,都需她這個當家娘子今日管著做主。

          張小碗腳一踏進后門,那問話的人就一個個都來了,她平時不緊不慢的口氣也快了些許,很是麻利地解決著各種小事。

          汪永昭一來本是驚了后院的人的,連幫忙切菜端碗的張小妹一見著他,都慌忙躲張小碗身后,小聲地跟她姐道,“看著他,怪害怕得很。”

          還是張小碗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她這才扭過了身去繼續忙去了,不過離得汪永昭遠遠的。

          張小碗先是一口氣等五六件等著她的事,這才有空對汪永昭微笑著說,“大公子,要是不勞煩的話,能不能請您幫妾身件事?”

          “什么事?”汪永昭看著這個從來不叫他夫君的婦人。

          “大公子有騎馬來吧?”

          “嗯。”

          “可否把您的馬兒借我兄弟一騎?”說到這,張小碗的眉毛也飛揚了起來,說來他這一來也不是沒好處,至少小寶就有高大的馬兒去迎親了。

          一輩子結一次親,張小碗非常愿意要給她的弟弟最好的,說來這也是對桂桃的尊重,日后她要是朝人說道起來,也可以說自家的良人是騎著馬兒來迎娶她的。

          女人喜歡的,看重的,張小碗都懂,心里也是想著對她這成為她弟媳的姑娘要好一些的,所以眼看著汪永昭就在身邊,看樣子也真不會就這么半路回去,馬兒她是用得上的,她也就很干脆地開了這個口。

          看著笑語吟吟看著他的婦人,再看看她這時眼里跳動著的光,汪永昭“嗯”了一聲,便道,“你弟弟在哪?我去找他。”

          張小碗一呆,但為了那馬,還是帶著他去了新房那邊。

          一進小寶現在住的門,張小碗見他身上穿著她做的那套湛藍的新衫,那樣子精神極了,她顧不上身邊還有人,眉開眼笑地就過去給他整理衣裳,“怎么看樣子現在才穿上?剛去忙什么去了?”

          張小寶本是一看到她就滿臉笑意的,但再看到她背后的那個跟小外甥長得一樣一樣的男人后,他斂了臉上的笑,這時朝這人面前走了一步,朝這人規規矩矩作了個揖,“見過汪大人。”

          這下,汪永昭眉毛完全皺緊了,他看著這個連“姐夫”都不叫一聲的張家人,覺得這一家子怎么都那么令人生氣!

          張小碗抬頭看了看弟弟那板著的臉,在他臉上看出了幾許嚴肅,她先是替他整好衣裳,再用微笑著打破了這時略顯僵硬的氣氛,“我跟大公子借了馬,你等會騎了馬去迎桂桃吧。”

          “不用了,大姐,路不遠,我走路去即可。”張小福剛剛朝汪永昭說的第一句是官話,這時他說的是家鄉話了,他先移了兩步,擋到了張小碗的面前,才轉過頭小聲地跟張小碗說,“不用騎馬,姐,就讓我走著去吧。”

          張小碗想了一下,又笑著點了頭,她這時往前走了一步,但小寶又往前走了一步,像是護在她前面的樣子,她不由有些啞然,但這時不容她多想什么,因為迎親的時辰差不多快到了,她當即用著官話笑著道,“是不遠,還是走路去,騎著馬兒去,氣派是氣派了,但會被村里人說閑話呢。”

          說著她又轉頭對著冷著臉的汪永昭,無視他的臉色笑著道,“看來,今天還是使不上大公子的愛馬了。”

          這時張小弟給他大哥拿了紅綢子過來,也見到了汪永昭,他先是一愣,隨后就朝汪永昭做了個一揖到底的禮,但一句話都沒說。

          他行完禮,就站到了張小碗的面前,與他大哥一道地把他們大姐護在了他們的身后,兩兄弟那看著汪永昭的臉,皆嚴肅得很。

          張小碗確也是愣了,她沒想到,她的兩個弟弟對這人這么沒有好感,而此時是小寶迎親之際,她便扒開兩個弟弟,從他們之間走了出來,笑著對汪永昭說,“既然沒什么事了,大公子,我們去堂屋吧。”

          她朝著汪永昭福了福身,示意汪永昭先走,等汪永昭冷著臉抬腳時,她朝后猛瞪了那兩弟弟一眼,揚起了手,嚇唬他們:不好好聽她的話就等著挨她的揍。

          哪想,那兩兄弟沒看她揚起的手,只看著她后頭。

          張小碗迅速轉臉一看,正好又對上了汪永昭的眼,隨即,她微微一笑,臉不紅心不跳,像沒事人一樣地走到汪永昭身邊,又福了福身,淡淡地說,“大公子,請……”

          不論汪永昭這時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們走后,張小寶都忍不住跟小弟說,“咱們大姐干什么都穩得很。”

          “哥,時辰到了,咱走吧……”張小弟搖搖頭,示意他大哥別說他大姐,說著時,幫張小寶掛好紅綢花。

          *******

          迎親,拜堂,送入洞房,有著胡九刀帶著胡家村的人出力,張小寶沒被村民們灌什么酒,很快就讓張小弟推著進洞房去了。

          張小碗這邊卻忙得很,等菜全上齊,人吃飽后,她還要做掃尾的。

          而因小孩來的多,她也沒吝嗇,剩下的菜多,她全放在了一塊,讓帶小孩的人家一人到廚房來領一碗回去,家中有老人的,也可多拿一碗回去。

          這村民又是吃的又是拿的,當下這些村里的漢子婦人就二話沒說,也不管夜多深,在空地上點了幾個火把堆,就把明日要還到鎮上去的桌椅歸整好了,把地也掃了,用水清了一遍,還把那幾大盆碗也給快手快腳地洗了,不知給張小碗省了多少事,原本以為明天還要她收拾半天的活,因人多,一個來時辰,都干得差不多了。

          這廂為幫她家的忙,連去鬧洞房的人都沒去了。

          這做客人的居然大多都幫她做起了工來,張小碗這是又是好笑,又是欣慰,對著人又把笑了一天已然僵硬的臉笑得更僵硬了。

          等到人散,她這才想起了小老虎,不知他去哪了,于是她連找了幾個地方,安靜的洞房那邊也去看了看,又問了幾個人,連他外祖和小舅那里也沒找到人,于是一時之間竟也找不到他了。

          這時她急了,不過她正急于找人之際,小妹不知從哪跑了回來,一見到她,就把她拉到一邊,喘著氣跟她道,“不得了了,大姐,大姐,剛才,小老虎被那個大官拉到后山的樹林子去了。”

          “拉?”張小碗微愣,“他們打架了?”

          小妹不斷地搖頭,“沒有沒有沒有,那人在教小老虎練著什么,大姐,你快去看看,可別讓我們家的小老虎被人騙走了!”

          小妹著急的口氣逗笑了張小碗,她摸摸她的頭,安慰她道,“別急,大姐這就去看看。”

          “你快去把懷善給帶回來!”小妹很激動,那握著拳頭的樣子就像是要蹦跳起來一般。

          張小碗轉身去了小妹說的地方,去后,果然在燃著火堆的小樹林里找到了他們。

          而小老虎一見到她,就把手中的木棍扔了出去,一路小跑飛竄到了她身上,一把把兩手掛在了她的脖子上后,他就得意洋洋地跟她說道,“我剛剛跟這人打了個賭,我賭贏了,他要教我兩式劍法!娘,我又可以學劍法了!”

          張小碗笑著點點頭,“那現在學會了?”

          “學了一遍,要練幾天才練得好。”小老虎認真地說,“我會練得很好的。”

          “娘相信你……”張小碗微笑,“只是晚了,可要睡覺了?”

          “要。”汪懷善盡管九歲快十歲了,但這時他把頭靠在了張小碗的肩上。

          他沒想下來,想讓他娘就這么抱著他回去。

          他盡管已經能干很多事了,知曉了很多事了,但他有時還好似以前那個非要她抱著才肯睡的嬌兒子。

          張小碗能給他的不多,所以這點,她一直縱容了他下來,這時,哪怕有外人,她還是用手托著他的兩腿沒打算放下,只是轉頭對那看著他們母子的男人淡淡地道,“大公子,夜深了,請回吧。”

          汪家的那三兄弟先前就走了,張小碗也以為他早走了,沒想成,卻還在這里。

          “送我到前面。”那汪永昭在深深看過她一眼后,走到她身邊時,拋下了這句話。

          張小碗不解,沒動。

          那汪永昭走了幾步,見后面沒腳步聲,便回了頭,看到那抱著孩子的婦人的臉上此時完全沒有了笑容,還眼帶著估量看著他,這時他再看看那小孩不滿瞪著他的眼睛,他的心情突然又好了起來,這次他把話說得更詳細了,“你們倆,送我到前面樹林上馬。”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