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82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82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這日氣壓突然驟低,空氣中滿是壓抑的氣息,到中午這氣息愈來愈重,張小碗當即立斷把曬著的衣裳收好,劈好的柴火也叫胡九刀幫著放進了柴房,柴房的門也被栓得緊緊的,免得到時的大雨來臨,會把柴房澆濕。

          “刀爺,您幫我上樓看看瓦片。”整好了柴房,張小碗搬來了樓梯與胡九刀道。

          “這?”胡九刀看看天,“可是要下雨了?”

          張小碗點頭,臉上滿是憂慮,“怕是大雨。”

          胡九刀當下什么也沒說,爬上了樓梯去整瓦片了,還好這是新蓋不久的房子,瓦片大多地方壓得很結實,只有幾個地方要重新壓上一壓,倒是不費事。

          張小碗看著天氣不好,這雨說不定等一會就來了,也不多說,自行爬上屋,也爬著檢查了起來,嚇得胡娘子在屋下的院子里看著她握著嘴跺著腳,哎呀哎呀地叫著,害怕得不行。

          汪懷善卻一臉驕傲,看著他娘在屋頂一塊一塊地方地爬著弄瓦片,并轉頭對身后他背著的大寶說,“你看看,你碗嬸嬸就是這么能干!”

          大寶“嗯嗯”點頭,也抬頭看著張小碗一臉仰慕,“以后我也要找個像碗嬸嬸這樣的當小娘子,給我糖吃還會修屋子。”

          小老虎聽著他還想著糖,哈哈笑起來,點頭附應他道,“對,不給糖吃的不娶。”

          胡娘子聽得這話,連驚訝都顧不上了,哭笑不得地看著小老虎,“你可別教壞弟弟了……”

          “哪能啊,”汪懷善笑著答她道,“我也是,我也跟我娘說了,不給糖吃的不娶著當媳婦兒。”

          “你啊你……”胡娘子拿著帕子替他拭頭上的汗,這天氣悶熱得很,就算是坐在那,一盞茶的時辰就能汗如雨下,何況是他現在還背著大寶,“趕緊進屋歇涼去,等會就要下雨了,就涼快了。”

          說著帶著他進了屋,只是在走動間,她那頭還是往屋頂上頻頻抬著,生怕張小碗一個錯步,就從屋頂上摔了下來。

          而那廂,站要山頂樹梢上看著這邊的男人,看著在屋頂上如履平地的婦人,他的眉毛微上挑了挑,冷漠的臉上閃過一點點微微的贊賞。

          果然是個膽大包天的婦人,說來,也堪稱得上有些許魄力,擔當起一個家的能耐還是足足有余的。

          *******

          大雨傾盆了足足三日也沒停歇,這時外面的河里也漲起了水,天氣沒有涼氣多少,反倒因添了潮氣,濕熱得讓人難以呼吸。

          大寶因此都咳嗽了起來,張小碗拿著艾草薰了房,怕兩個小的這時候感染什么不得了的病。

          外面現在是什么景象,他們也無從得知,但河里的水都漫過農田后,張小碗也知外面好不到哪里去。

          現在的日子只會比前些干得沒一滴水的日子更壞,怕是要等到雨水過后才能漸漸好得起來,一時半會的,這日子怕還是會難過得緊。

          旱澇旱澇,湊在了一起簡直就是老天爺在要人的命……

          不過這日子,旱起來的日子比張小碗估計的日子要少一些,現在是十月,張小碗想著,待到小老虎生辰過后,這大水怕也是可以退了,到時他們就把地里全種上冬蘿卜,再到山里去看看,也許那些散去的野物也全都回來了,他們還可以打些肉回來加加菜,不圖賣錢,但生活上還是會過得去的。

          那時,活著的人繼續活著,待慢慢過些時日,許是明年春天,小老虎也可繼續上學堂,只要不是老天真要絕所有人的命,日子也會慢慢好起來。

          這日,就在大雨連綿不斷的日子里,河水也快要漫到他們的屋子門前時,胡九刀帶著汪懷善,背著小寶打著傘出門看河邊的水勢漲勢去了。

          前院的汪永昭敲開了張小碗的門,對她冷冰冰地說道,“有事與你說。”

          終于來了,張小碗翹了翹嘴角,低頭伸手,作了個請進門的手勢。

          坐在堂屋門階前做針線活的胡娘子一看到汪永昭,嘴巴立馬張成了鵝蛋狀,她看著那張跟小老虎相似得過火的臉呆若木雞,直到汪永昭大步撐著傘,踏著雨水過來,錯過她進了堂屋,她這才回過神,看著也徐徐走來的張小碗吃驚地說,“姐姐,姐姐,這是……”

          張小碗把傘給她,對她不緊不慢地說,“妹子,你幫我去門前看著,要是刀爺他們先回來了,就帶他們在外面再轉一圈,待我來找你們。”

          胡娘子連忙接過傘,朝她一福,拿著傘提著裙子往大門邊跑,去替她看門去了。

          張小碗看著她跑了出去,并還不忘把門帶上,她不禁笑了一笑,這胡氏夫婦,心腸好不說,兩夫妻還都是聰慧,且知道變通的,小老虎見識到了這樣的夫婦,日后也是必會相信這世間還是有會像他的刀叔刀嬸嬸這樣的好人。

          說來她與他都是幸運的,這種境況中,還能遇上這樣至純至善,還至慧的人家。

          *******

          “大公子的意思是,在您走后,要我前去替您管家?”聽汪永昭說明讓她掌家的來意后,張小碗理了理那被雨水沾濕的衣袖,微垂了頭,看著地上淡淡地道。

          夫人癱了,小妾病了,那老爺子也臥病在床,一家子沒個好的了,就想起她來了。

          真是好劃算。

          “嗯,我出戰在際,娘臥病在床,你是主母,自得替她擔當起內宅的事。”汪永昭也不咸不淡地道。

          “妾身怕是沒這份能耐,大公子高看了。”張小碗微微抬起了頭,看著眼前那張熟悉的臉,冷靜地評估著眼前的這個男人的后手锏會是什么。

          “你有沒有這份能耐,且看日后這家你當得如何再說。”

          張小碗聽得好一會都未答話,過了一會,她還是把硬話問出了口,“大公子就認為我會答應?”

          看著這時又不再自稱妾身的婦人,汪永昭淡淡地笑了,“這是你份內之事,何來你答不答應之說。”

          張小碗跟著他笑,只是笑意很冷,“婦人還真是沒這份本事,嫁與汪家七年,汪家的廚房都未進過,哪敢擔當起掌家的重責,公子還是別折煞我的好。”

          “哦……”汪永昭發出這聲,看著外面消停下來了的雨勢,好一會都未發出聲響。

          張小碗則整理好她手上的袖子后,拿出帕子擦著手心里的濕意。

          一會,雨又漸漸大了起來,汪永昭回過頭對張小碗說,“我五日后出征,即時,小兒與我一道而去。”

          張小碗聽了這話,左手把拭水的右手重重地一把捏住,顧不上手上的疼,她想都沒有想,抬頭狠狠地瞪向了汪永昭。

          汪永昭沒有回避,直視著她的眼睛,他此時眼里的冷酷把張小碗的兇狠團團包圍,他甚至還翹起了嘴角,“怎么地,不裝恭順了?”

          “呵。”張小碗輕笑了一聲,“所以大公子是要用懷善挾制我嗎?”

          “你要這么想也無妨,你在家中照顧好了家中之事,我自會在戰場上教他如何成為一個頂頭立地的男子漢。”

          “可他只有七歲,還用不著您這樣的人教他什么叫做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張小碗狠狠地從嘴里甩出了這句話,“而您這些時日暗中盯迫我,敢情為的是想讓我替您賣命?大公子,我自問嫁與你們汪家之后,你們汪家給我的屈辱我全都受之忍之,難道這還不夠?您還要如何才覺得是個頂?”

          “話已至此,五日后,小兒跟我,家中歸你,你自己衡量輕重。”汪永昭說完就站了起來,打算提步而走。

          張小碗也緊隨著起身,大步踏到那門后,取了那掛在門后的弓箭,對著那這時已站在了門廊下的汪永昭拉起了弓,轉瞬間她就對準了他胸口的位置,瞇著眼睛說,“大公子,您再走一步試試。”

          汪永昭慢慢轉身,撐著雨傘的他站在突然又再變大的雨幕前,英俊得就像一幅畫。

          此時,他甚至還微笑了起來,笑容里有著嘲諷,“張氏,你要弒夫?”

          張小碗也慢慢地勾著嘴角,微微地笑了起來,“您別說,您要是帶著我的兒子去了那戰場,別說弒夫,到時您可以看看,看看這世上有沒有什么是我做不出來的。”

          汪永昭的嘴角冷了,“哦,是嗎?”

          張小碗拿著弓箭對著他胸口的手頓都沒頓一下,她半瞇著一只眼睛看著那可以讓她一箭致命的地方,用著比汪永昭的聲音更冰冷,更鎮定的聲音說,“您最好相信,要是不信,您向前走一步試試……”

          人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她為了活著,已經忍了常人所不能忍的苦難和苦痛,那些為了活下去日日夜夜的掙扎和辛勞,圖的就是能活下去見到,看到那些掛在她心上的人,而他們美好的未來,就算是虛妄,也全是她活下來的力氣。

          而現在,這個人就要帶著她的命去那遙遠的戰場,在他只有七歲的時候,在只有一個她為他掛心的世上,他就要被對他沒有父愛,只是利用他來挾制她的人帶去忍受她看不到,見不到,也保護不了他的苦難。

          如今天到了這步,就算是她死了,汪永昭也別想從她手里如此這般奪走他。

          她會在之前殺了他。

          她已無法忍受。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