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77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77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那管家聽后,只得回家稟報,不過這次他沒去找夫人,而是找了汪永昭。

          汪永昭聽了略一思索,叫來了汪永安,給了他五個銅板,吩咐他,“去后院挑水。”

          “這錢?”汪永安不解。

          汪永昭竟笑了一笑,“那小兒要五銅錢一擔。”

          汪永安看著著他大哥,汪永昭斂了笑,臉色恢復了平時的冷漠,“他是小兒,現只能隨得了他荒唐,你是他小叔,你把這錢當成是給他玩耍的錢罷。”

          汪永安領會了他的意思,因又是算是他第一次去見那侄兒,又知他箭法好,還特地去自己房中找了兩支箭,當是見面禮。

          他還知小男孩兒個個都喜歡上過戰場的英雄,他已經備好了好幾句吹噓自己的話,好好吹捧自己一翻,去討那男孩兒喜歡,但那門一被敲開,那小兒先是看著他的擔子,然后看著他的臉就是問:“可是帶錢來了?”

          汪永安看著跟他大哥如出一轍,連板著臉都一樣的臉,只得把錢交了,摸摸鼻子挑水去了。

          水井里的水其實不多,挑完一擔后,汪懷善朝水底望去,不甘不愿地對汪永安說,“我們家的水也不多了,真是便宜你們家了。”

          說完快快地揮著手,滿臉的不痛快,“快走快走,看著你我就惱火得緊。”

          這時他說著就跑到了門邊,把他家的大門拉開了。

          如此迫不及待送人的樣子,汪永安準備好要說的話也無從出口,只得挑著擔子走,他一走到門邊,汪懷善就勢就要關門,于是汪永安就這么像是被人趕了出去似地走了,連揣在腰帶上的那兩支箭都沒來得及送出去。

          *******

          汪永安一走,汪懷善就跑進了屋,對他正在搓麻繩的娘不高興地說,“他們家來人了,是那天晚上跟那個男人坐在一桌的一個人。”

          “許是他的弟弟。”張小碗手中的動作沒停下,淡笑著回復他道,“那一桌子除了他的父親,另外的大概全是他的弟弟。”

          “是嗎?”汪懷善哼了哼鼻子,把錢放到桌上,“娘你可收好了。”

          張小碗看了錢一眼,笑著對他道,“你出的主意,這錢你自己拿著,日后用得上了就自己拿著用。”

          “不要,娘幫我收著。”汪懷善想都沒想就搖了頭。

          “你自己收著,要錢用了,就可以不問娘了。”張小碗笑著答他。

          汪懷善一屁股坐在地上,拿過麻條分成了一小股一小股,這時還是搖頭道,“我的錢都是你的,我要用錢自會找你要,你幫我收著就好。”

          張小碗見他不感興趣,只得暫時打消心中的主意。

          她是愿意養成兒子掌管金錢的能力的,這對他以后好,但現下他還在她身邊,對她有所依賴,這也是好的。

          她也愿意他還想依賴她,這樣說明在他的心里,她還是能保護他的。

          張小碗這時因心中想的事連看了兒子好幾眼,被汪懷善察覺,立馬問著他臉上帶笑的娘,“你老看著我干什么?”

          “我們家當家的長大了,能掙錢養家了……”張小碗笑著道,“娘多看他兩眼,不成嗎?”

          這話說得小老虎頗有點羞澀,他抿著嘴紅了臉,過了一會,把手中的麻繩搓成后,他自認為自己戰勝了心中羞赧,特別大方地一揚他那高傲的小下巴,“看就看吧,隨得了你看。”

          說完,那臉卻是全紅了。

          張小碗不禁笑出了聲,有些忍不住地伸手抱過他的頭,在他的發頂親了一下。

          *******

          汪懷善的長發被他娘挽得高高的,用藍色的發帶系在上面,于是他穿著張小碗改良過的同色小武夫裝從樹上跳下來時,人與那敏捷的動作都漂亮得緊,看傻了底下的他那一群小兄弟。

          這時汪懷善只抓得了一只鳥,但與他玩耍的兄弟卻有得近七個,其中兩個手里還牽著家里的小妹妹來了。

          一行人共十人,一只小鳥就算分都分不得多少,汪懷善想了想,一揚手,“這個少了,我們再去找點,跟我來。”

          說著就又帶著一票小孩去了山上,他連著在山上帶著小孩們找了一個上午,這時太陽烈得已經在外面呆不下去了,他才找到了一只不大不小的野雞射中。

          汪懷善也沒多廢時辰,他把野雞連毛都沒褪,派人去那河邊找了泥巴,糊住了雞毛,連同那鳥也是同等待遇,隨后塞到柴火堆中烤了。

          而這沒經過處理,烤出來的雞一股子腥味,但分到這群小孩手里,不到一會就全被他們吃了下去,連骨頭都是嚼碎了咽下去的。

          汪懷善把那只雞一人分了一點,一群人都只顧著手中的那點肉了,誰也沒注意到他一口也沒留給自己,不過汪懷善的小兄弟們沒注意,他自己也沒在意,分完看了他們吃完,就對著他這群曬得黑得發亮的兄弟們說,“太陽太大了,你們先回去,隔個幾天了,我再來找你們玩。”

          其中一個長得高一點的這時開了口,“懷善,我下次也可以帶我妹子來嗎?”

          汪懷善搖頭,“不得,不得,人太多了,待我想辦法能找到更多的吃的再帶吧。”

          說著抬頭瞇著眼睛看了下天,隨即說道,“時辰不早了,我得回了,你們也回吧。”

          隨便他就背著他的弓箭跟飛也似地跑下了山,引來身后一片小孩的伸頸探看。

          汪懷善一著家,身上的衣裳全被汗濕了,他娘給他打了一盆水來拭,汪懷善伸高著手讓他娘忙著,嘴里說著他一上午干了啥。

          張小碗聽完笑著點頭,夸獎他道,“你做得很對,下次要是尋的食多,也可讓家中有弟弟妹妹的人多分著一點拿回家,也無須他們帶人來。”

          “這也不行,也有貪嘴的,會瞞著吃了。”上半身擦好了,汪懷善放下手臂小大人似地搖頭道。

          說到這,他細細地想了想,又說道,“下次也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怕是會找不到吃的了,能吃的都被找光了,想來我也帶他們玩不了幾次了。”

          “你盡心了就好,他們也知的。”

          “許是吧。”汪懷善感嘆般地嘆了口氣。

          張小碗洗了帕子,又把他的發帶拆了,打算給他洗頭。

          汪懷善看到此,乖乖把頭低下,由他娘輕柔地把一瓢一瓢的水淋過他的頭發,感覺到她的手指穿梭在他的頭皮間時,他不禁快樂地翹起了嘴角,同時歡快滿意地挪了挪屁股,嘴里哼著他娘教的歌謠調子來了。

          這廂母慈子順,這時他們家的門邊,提了水桶過來的汪永昭聽著那哼著歡快的調子,那冷臉上的眉毛不禁往上挑了一挑,他停了要敲門的手,待那歌聲停下,那婦人帶笑的聲音響起后,他又欲提手,卻又聽得里面的那婦人輕輕柔柔地帶著笑在說,“你可不要調皮了,快讓娘把頭發擦干一些。”

          “不要呢,娘,這樣可舒服得緊,水一會兒就干了。”

          “擦干一些些吧,”那婦人的口氣似更柔和了,那聲音里一片安撫哄勸的柔意,“要是著了濕氣,日后怕是會頭疼,不好得很,你讓娘幫你擦上一會,可行?”

          那頑劣小童似是聽了勸,隨后,汪永昭正要再抬手敲門之際,又聽得那小兒一陣嘻笑聲,就又聽那小兒笑道,“娘,你可是最喜歡你的小老虎了?”

          “嗯,可不是,最喜歡。”那婦人的口氣像是真是喜愛他至極了一般笑著回答,因沒看到人,此時汪永昭著實沒法想象這婦人說這話時臉上的神情。

          對著他時,這婦人就算有禮,但那漠然又堅決的神情,就像她舉臂射箭時那樣硬氣,那直視著他的眼睛就像箭頭一樣帶著冰冷的銳氣,似乎只要欺壓她,她就能即刻拼死反擊一般。

          她是如此粗鄙堅硬,連上百斤的石頭也搬得起的粗俗女人,汪永昭沒想成,私下里,她還有如此婉約柔和的一面,那聲音柔得就像三月春天里,那帶著霧氣流動的潺潺溪水聲……

          *******

          門邊傳來了敲門聲,張小碗替小老虎梳發的手一停,她抬起了臉看向了大門那邊的方向,臉上柔和的笑意消失了近乎一大半,被漠然的平靜神情取代。

          因當時砌房要省材料錢,他們的房子蓋得不大,大門離正房不過二十步之遙,而離這時他們所呆的陰涼角落,不過是十步之遙。

          門外要是有腳步聲,這個位置是聽得清楚的。

          張小碗的耳力是經過鍛煉煉出來的,她自知要是普通的人走到她家門邊,她是覺察得出的。

          而自敲門聲起之前,她并沒有聽到任何腳步聲。

          誰能把步子放到這么輕?想來也只有汪家的大公子與他的那幾個會武的兄弟了。

          “娘……”見張小碗的手一頓,小老虎開了口,抬頭向她問道,“誰來了?”

          “許是前院的人,”張小碗神色已全然恢復了平靜,她依舊不緊不慢地替小老虎梳平了頭發,“你去里面穿件衣裳,就放在你床上那套,娘先去開門。”

          “哦。”小老虎看看自己沒穿衣裳,還有點偏白的小身板,覺得是要把衣裳穿好了才能好好與那汪家的人打仗,于是不待張小碗再多說,就一個躍步就奔進了他的房間穿衣裳去了。

          張小碗看著他進了房門,這才抬起腳,不快不慢地往那門邊走去。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