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sbvo"></span>
  •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穿越種田之貧家女 »  第27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27章

      小說:穿越種田之貧家女作者:殺豬刀的溫柔
      返回目錄

          夏季太陽已經毒了起來,地里種了好幾樣菜,上午要澆一次水,太陽落山時要澆一次水。

          還好那道流到田里的自山上流下的水夠水田用,要不水田都要挑水,在劉三娘病著,張阿福也只能當半個人用的現在,張小碗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而這天她下午去澆水,發現說帶著小弟去后山撿柴的張小寶帶著張小弟在給菜地澆水,菜地旁邊兩小捆柴禾放在那。

          張小碗當即就抬起頭看天,眨了眨眼,把眼里的酸澀眨掉。

          好幾里地,小孩怕是走得很是辛苦。

          “大姐,大姐……”張小弟見著張小碗了就撲了過來,張小寶見著張小碗也叫了聲“大姐”,瘦小的人穿著張小碗給他做的青布小衫,抿著薄薄的嘴有點羞澀地笑了一下,又低下頭,認真地一個坑一個坑地小心地澆著水。

          水不多不少,跟張小碗前幾次澆的量一樣。

          這時張小碗才徹底明白過來,為什么前幾次張小寶非要跟著她過來了,說是跟著她過來到這山邊玩,她干活的時候他卻牽著張小寶一路看著,并不去玩,也不去撿柴,原來為的是這么一遭。

          水桶很重,張小寶每次提的水只有一點點,很快水就澆完了,他拿了木桶往小溪邊走,張小碗沉默地站在當地看著他雙手拿著木桶走了過去,又雙手提著木桶踉踉蹌蹌地回過來了。

          她心疼得厲害,就像心被刀子一刀一刀狠狠地割著一樣,但她沒過去幫。

          她知道她可以幫得了他省了這一時的辛苦,但這樣卻幫不了他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而她能做的是養壯他的身體,讓他不會擁有張阿福一樣的身體,不讓他成為一個像張阿福一樣的人。

          或許這樣,她的弟弟以后就不會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成為一個養不起妻兒子女的人。

          所以她只能看著,哪怕心如刀割般疼痛。

          **************

          晚上回去的時候,張小寶背了滿背的柴禾,張小碗把張小弟背在背上,領著她的這兩個弟弟回家。

          到了家,張阿福和劉三娘正在喂張小妹米糊糊,目光柔和,手勁輕柔。

          這兩夫妻,似乎格外疼愛之來之不易的小孩。

          張小碗進來看了他們一眼,劉三娘眼皮都沒有抬,頭還更低了一點,只有張阿福跟她打了一聲招呼,說了句:“回來了啊,閨女。”

          張小碗“嗯”了一聲,道,“回來了。”

          張阿福朝她笑了一下。

          張小碗頓了頓,見他們沒什么話要說,她看了兩人幾眼,也就沒再說什么就轉身走了。

          她知道自那天那翻話后起,劉三娘就開始生她的氣了。

          她不知道的是劉三娘生的是哪門子氣,忙忙碌碌的張小碗沒那力氣揣度,她每天一睜開眼就有不停的活要干,她哪來的心力去猜?

          帶著兩個小孩進了廚房,張小碗首先燒了開水,給張小寶張小弟一人一個雞蛋沖了一碗雞蛋水,讓他們喝下。

          她煮了糙米粥,放了點臘肉,煮好后,給兩個孩子一人一大碗,肉也盡量往他們碗里挑,她自己也喝了兩大碗,剩下的裝了碗給家里那兩大人送去。

          劉三娘對張小碗端來的吃食是不挑的,有多少就吃多少,沒一句話要說,張阿福也如是。

          從他們的態度里,張小碗也看得出他們并不是不要她,所以也就隨得劉三娘怎么想去了,她沒想過要過這便宜父母有多深厚的感情,對她來說,養活這兩個聽話懂事的弟弟要比很多事要重要得多去了。

          她顧不了太多,也就只顧得了能顧得了的。

          大山里的事,這段時間梧桐村的人也沒人去了,因為有兩個村民進了深山就沒回來過,這陣子里長找了人去尋了好幾趟,又丟了一個人,于是,那大山又成了忌諱,沒人再去了。

          張小碗因家里的事一直沒再去過,又加之不是她家出的頭,這時她當初的慎重算是有點先見之明,誰也沒覺得這事與他們家有關。

          想來當初要是張家出面在村子里的人面前邀了功,現在出了好幾條人命,哪怕劉三娘已有了劉二郎撐腰,怕是也會跟村民的關系惡化,而朱家是大戶,加之朱大田把話說清楚了,深山進不得這事他也是說明白了的,所以死了人的那幾家就算想找他的麻煩,也真沒誰敢去踢他家的門。

          門戶大,氏族人多的好處就顯出來了,想找這樣的人家的麻煩不是容易的事。

          而現在相當于跟本家完全沒有了關系的他們家,能說得上的親戚,也讓別人高看一眼的親戚,也就是遠在天邊的劉二郎了。

          但對于劉二郎,張小碗心底深處的想法是根本沒想過依托過他啥,她知道自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人最能靠得住的,也就是一個自己了,所以想要過得好,自己替自己謀劃才是最好的出路。

          而他們家跟村子里的村民的關系不至于需要多好,要好的有那么一兩家就好,現在朱家跟他們家的關系就很不錯了。

          其它的,則表面上過得去就成。

          她那爹在村子里原先本就沒誰看得起,現在有了個劉二郎,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所以現在這來往的關系,張小碗覺得得把握個度,要讓村里人覺得他們家跟以前不一樣了,不是那么好欺負的,又覺得他們家好打交道得很,這樣的話,以后有個什么事,也能行個方便,而不是會替他們添麻煩。

          張小碗的打算是從長遠來看的,她也根本沒想過能去城里生活,去城里能干嘛?真像穿越小說那樣開商鋪賣針線養活一家然后成為富商嗎?

          現在此她呆的這個鄉下,就是因為窮,女娃子要干活,女人也得去田地干活,所以才能拋頭露臉,因為貧民本就不是什么體面的人,講究跟她們沒關系,因為活不活得下都成問題。

          說白了,就是沒身份的人,自然什么都講究不了,也沒人跟他們講究。

          可城里應該是不一樣的吧?就算是鎮里,客棧老板娘也只得在廚干活,前堂都是掌柜的一個人在跑腿,老板娘根本不進前堂,除了早間晚間沒人的時候打掃的時候才會去掃地收拾。

          上次去拿苗子,老板娘跟廚娘聊天時,給老板娘正在擇菜洗菜的張小碗還聽到了一事,老板娘說鎮上有個嫁去縣里當布店老板娘的婦人,當初還是鎮子里最出名的美人,就因為去了前面的布店走了一下,被一個男人碰了下手就被休回了家,前幾日正投了河。

          老板娘說完,還長嘆了口氣,苦笑著跟廚娘說,“掌柜的跟我說,這事還是要注意些的,以后前頭的事也不許我忙了,得擠出錢來請個小二哥。”

          張小碗當時聽了,就對城里根本沒什么想法了。

          她是個擅長往遠處想,深處想的人,別說現在的張家根本沒錢進得了城,就算進了,張阿福根本不頂事,一個家連個出頭的男人都沒有,背后的她就算有點能耐,能繡出朵花出來,但這花要怎么賣得出去?

          至于說繡活好,不要愁賣不出去,得不了錢——這種事,對張小碗這個商人來說,那是信都根本不想信的事。

          任何一個行業都是有行規的,你要是身后沒底氣,沒點背景,你賣得了第一次貨,那可能就賣不了第二次,也許也可能賣得了第三次第四次,可有一天,等你掙的錢是別人達不到的,有人眼紅了,后果就來了。

          而結果也往往就是你賣得越好下場越慘,因為你要是風光了,到時候有得是業內人士會堵你這條斷他們路的路,所以你最好祈求菩薩能保佑你靠著這先掙的錢能養活你們一家人一輩子吧。

          所以,生性謹慎的張小碗思來想去,只能先拿這梧桐村當根底,也許有朝一日她在這個朝代活得久了,清楚這地塊方更大的規則了,有相當的把握能找到別的活路,那到時候再找別的活路,而目前,她只能保守地在這個村子里掙扎著把家里的小孩先養好。

          她現在能清楚一些的地方就是這塊小地方,她沒有那么大的智慧能把手伸到更遠的地方去。

          錢,糧食,衣物,先讓這些變得不再是個大問題吧。

          那些美好的未來,她現在輕易不敢,也沒那個本事展望。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浙ICP備12009190號-1| |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

        <span id="xsbvo"></span>
      1. <blockquote id="xsbvo"><sup id="xsbvo"><rp id="xsbvo"></rp></sup></blockquote> <meter id="xsbvo"><ol id="xsbvo"><acronym id="xsbvo"></acronym></ol></meter>
        <thead id="xsbvo"></thead>

          <input id="xsbvo"><delect id="xsbvo"></delect></input>
          <output id="xsbvo"><sup id="xsbvo"><track id="xsbvo"></track></sup></output>